栏目导航

您当前的位置:澳门新浦京 > 部门动态 > 高二I部

亲爱的琳哥——记高二1部王琳老师

作者:张雨轩 发布时间:2020-10-08 20:14:43 浏览次数:

高二1部11班  张雨轩(右一)

 
  “古之学者必有师”,如果说学生是老师射出的箭,那老师便是那拉成满月的弓。老师这张弓,铆足了劲,想让箭在磨砺中变得坚硬有力,让箭射得更准、更远。可这箭飞了出去,弓却留在原地,等待着送走下一支箭。
  球场上的他肆意地挥洒汗水,与班里的男生打成一片;课堂上的他循循善诱,恨不得把每一个知识点都输进我们的大脑;办公室里的他幽默风趣,不管是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被他治得服服帖帖。
  “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。”一直以来数学都是我的短板,提不起一点兴趣。刚开学的第一节数学课上,琳哥点了一道题让同学上黑板做。墙上时钟惹眼的红色数字不停跳跃着,班级里鸦雀无声,大家恨不得把头埋进书本里。“狡猾”的琳哥察觉到不妙,便开始用加分的小鱼干诱惑我们。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,瞥见了我们小组那可怜巴巴的分数,东张张西望望,与组里同学怂恿的眼神相接,便硬着头皮上了黑板,光荣地成为了那只拯救小组的小猫咪。掷下粉笔的那一刻,我下意识地朝琳哥望了一眼,他笑着向我点了点头,眼里眉梢是说不尽的鼓励与肯定。注视着红色粉笔在加分栏上划下的一笔一划,对数学的喜欢也在我心里生了根,萌了芽。
  时光如流,仿佛就是刹那之间,青春岁月便如昨日黄花,随着厚厚的霜色而枯萎凋敝。当我听到第一次有小青年喊我叔叔时,我并没有因为这种尊敬的称呼而感到快慰。相反,我感到伤感。它让我警觉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,青春已经流逝,岁月从不饶人。 

 

 
  每逢自习亦或是早晚读,他总是准时地出现在班级,没有一只瞌睡虫逃得了他的鹰眼。有时早晨读书我睡意沉沉,朦胧之中与琳哥对视上,严厉从他那两只不大的眼睛里溢了出来,好似要吞噬消化我这犯了错的抗原。我霎时就充满了电,挺直了腰板,再次放开喉咙大声背起书来。
  他的鼓励是我一次又一次前进的动力。数学课下,我携了学案,一声不响地跟着琳哥出了教室。“喏,什么问题呀?”他边接过我手中的学案边问道,随后便给我逐字分析,一步一步地引导着我去拨开“迷人眼”的云雾,去探寻那数字与字母间的奥妙。每次讲完题,他都会以一句经典的“OK啦?”结束我们的对话。“OK啦?”好像我们的暗号,不管在学习上有多少疑惑,琳哥都不会责怪我,“有问题就问,不要藏着掖着。”是他的谆谆教导,我一直谨记在心。
  春风化雨四十载,五洲桃李叶成荫。我们再看看书,你再看看我们。亲爱的琳哥,虽然只有幸做了您一年的学生,但是您的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。前路虽长,尤可期许,我们一定会再看看书,也一定会再看看您!
Baidu
sogou